《虹桥公墓》:我手抄的第一部小说
2008-09-24 00:25:19.0

    2008年9月中下旬,网上不停地有人和我讨论手抄本,结果一下子勾起了我对少年时代的许多回忆。那是上世纪的七八十年代,当时流行于世的、称得上精品的手抄本还真不少,如《第二次握手》《一双绣花鞋》等,但我印象最深刻的,却是《虹桥公墓》。

  那是12岁前后,清贫随父母住在湖北省孝感市(当时叫孝感县)小河镇的一个山沟里。那里很偏,方圆几十里地没有一间图书室,家里没什么宽裕钱,也买不起很多的课外读物。所以,从小喜欢阅读、喜欢沉浸在精神世界里做白日梦的我,一直憋得很难受。

  记得有一回,我随父母到镇里赶集,在垃圾堆里翻出了一本科普读物,书名叫《天空的星星》。书很脏,有封面,却没有封底,还少了最后几页,但我依然又惊又喜地拿回家当宝贝。快30年了,一直是我最珍爱的东西,现在还珍藏在我家的老木箱子里呢。

  大约读到小学五年级时,清贫第一次接触到了手抄本。

  当然,那时的手抄本很多,据说有上百本。其中不乏经典力作,如前面提到的《第二次握手》、《一双绣花鞋》什么的。但可惜的是,我同这些经典手抄本通通无缘。我接触的第一本手抄本,它的篇名有点恐怖,叫《虹桥公墓》。

  这个手抄本是我父亲带回家的,就放在他卧室的桌子上。那正好是小学五年级放寒假的某一天,我在家里打扫卫生时,很随意地就注意到了它。

  那是一个巴掌长的蓝皮塑料本,一打开,第一页是红框主席像,第二页上就写着“虹桥公墓”几个大字。后面的正文字迹略微有些潦草,但还算看得清楚,大概是一个叔叔抄的。

  因为是大白天,清贫并不害怕,打算看几行就放下去,然后继续扫地。哈,没想到这一看,可就入迷了:前所未见的叙述铺承,匪夷所思的情节转换,让小屁孩一个的我,大开眼界!

  好在全文并不长,只有区区万把字,个把小时就看完了。看完后,用“意犹未尽”来形容当时的感觉,真是太贴切不过了。

  那一天临近中午,激动不已、心驰神往的我抱着那本手抄本,在愣站了大约五分钟后,产生了一个极具诱惑力的想法:把它抄下来,永久珍藏,以后经常看!(是啊,别人能抄,我为什么不能抄?)

  于是,在父亲出差未归的两三天里,我趁白天母亲上班的机会,用我过生日时得的、一直舍不得用的一本笔记本,神不知、鬼不觉地把它公公整整地全文抄了下来。

  之后,在父母的默许下,我又抄了两本,篇名分别叫《艰苦破案记》,和《十二朵浪花图》。后来,用它们交换,我又看了一些别的手抄本,但都不及自己亲自抄写的这三本印象深刻。

  大约十三四年以后,我的弟弟陈忠厚和我合作了一部长篇小说,篇名叫《一个中国军人在越南的奇遇》,里面还多次提到了这几本手抄小说。

  例如,文中写道:

  晚上两人在一起睡觉,陈国生(小说男主人公,中国在越南的华援军官)因刚才喝酒喝多了,浑身躁热,翻来覆去睡不着,索性坐起来。他马上发觉王平(参加援越抗美的我某部运输连长,陈国生军校同学)也没有睡着,就重重地把他扯起来说:“现在还早,说两句话再睡。”

  王平笑着坐起,说:“我想你也没睡着,就等你先说。”

  陈国生轻轻一拳擂在王平的腿上,说:“别人都说你老实,我看你一点也不老实!哎,你给我搞到什么小说没有?”

  “刚才你扯我喝酒,我光想方设法溜掉,险些忘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,我搞到了两篇手抄小说。”陈国生一听大喜,抓住王平的双肩只摇晃,“什么小说,快拿出来!”

  王平直叫苦,“你轻点,快把我摇散架了。”

  陈国生松开他,连声问:“什么小说?你先介绍一下主要内容。”

  王平故意慢条斯理地说:“别忙,书我是借人家的,没带过来,别人也不准我拿走。”陈国生有些泄气了,“没书你叫什么真,拿我开心啦。”

  “谁敢拿你开心?!这两本书,一本是《虹桥公墓》,一本是《艰苦破案记》,我正在抓紧时间抄,抄完了就给你带来,让你开开荤。”

  “可要快些!那你先介绍一下两篇小说的故事梗概吧。”

  “好吧,一篇是讲一对孪生姐妹的故事,她们长得很像,一个是公安干警,一个是特务,故事由此发生;另一篇是讲一个侦察员同一个女特务的恋爱故事。”

  “那你先讲后一篇吧,有意思,公安人员与特务谈恋爱。”

  “故事发生在1950年的一个晴朗的早上,一艘轮船在海上发现了一具尸体,报告给南京公安厅长……乔振山向棺材上望去,黑黝黝的棺材上只燃着一根蜡烛,蜡烛上的火苗突突地闪,在这寂静的黑夜里,显得格外糁人。他向前迈了一步,棺材内传来了‘卡嗒’一声极清晰的声响……他又向前迈了一步,突然,棺材盖一下凌空飞起,里面站出一个丈高的毛人来!

  乔振山虽是个侦察员,但也从未见过如此高的怪物,一时发慌便拔出枪‘砰砰’打了两枪,随着枪响立刻跳下台阶向大门跑去……突然被什么东西拌了一下,乔振山一下摔了一个嘴啃泥,还没等他爬起来,从旁边冲出了几个人死死地按住了他……”

  “后来呢?”

  “后来没有了,我就抄这儿来了。”王平慢腾腾地说。

  这下可把陈国生急坏了,他孩子般地直哼哼,要王平往下讲,但王平就是不说,“后面的我没有看,怎么讲?”

  陈国生无可奈何,“你可要抓紧时间,下回一定要带来。”

  ——两个月后,故事继续发展。

  果然,一辆辆满载炮弹的汽车从中国方向开来,安全地驶过了铁桥。陈国生带战士迫不及待地迎到了路边,等候卸车。第一辆车开到“停车场”,刚停下,陈国生就跑上前一把拽开了车门,王平在里面!

  王平跳下车,从书包中拿出了两个笔记本,“给,这是《艰苦破案记》,这是《虹桥公墓》,只抄了一半,剩下的一半恐怕得几个月。它主人出差去了,把《虹桥公墓》带走了,说是要打发时间。”

  “这家伙真该挨刀!”陈国生欣喜地翻开《艰苦破案记》,他急于了解乔振山的命运,当他看到他原来是被兄弟公安局抓住了,才松了一口气,把笔记本合上了,“太好了,怎么谢谢你呢?”

  “咱们之间还有什么谢不谢的。”

  ——又两个月后……

  由于战事集中于五水、吴化铁桥,他们营一时闲置下来,陈国生只好天天躺在床上看小说。《艰苦破案记》早看腻了,《虹桥公墓》的一半也熟记心中了,特别是结尾,差不多每个字都能背下来,以后故事的发展他设想了无数种,但就不知王平将要拿来的一半将是什么。

  王平的运输连输送“粮食”来了,陈国生闻讯,不顾大战方休的疲劳,匆匆去找王平。他左躲右闪,穿过搬运弹药的人流,按老规矩直奔第一辆车,原先王平总开第一辆车,而且没其它事的话,肯定在检修车辆了。

  陈国生和几个修车的战士打过招呼后,便兴冲冲地连声吼:“蜀国大将(王平的外号)!蜀国大将!”喊了几声,无人应,不觉诧异起来了,如果王平不应,他手下的战士也会应的,甚至会帮他喊人,这次却不同,运输连的战士默默地注视着陈国生,头耷拉着,仿佛刚进行一场激烈的运动。一种不祥之感涌上了他心头,他慌忙就近揪住了一个战士,连声问:“你们连长呢?”

  那个战士没做声,一行热泪滚滚而下,把陈国生的心都冲凉了,“你说呀,你们连长呢?”他几乎吼了起来。那战士呜咽着说:“他……他……牺牲了。”说完便把头歪在一边痛哭起来。

  这不啻如晴空响了一声炸雷,震得阵国生摇摇晃晃,他万万没有想到王平竟会先他而去,刚才他还以为是谈恋爱的事败露给撤了职呢。他拚力控制住自己的感情,挣扎着走了两步,倚在一辆汽车的车头上,如大病了一场,他的喉咙里像塞了一块什么似的,含糊地问:“他怎么死的?”

  那战士抹着眼泪说:“我们快过桥时,敌人的飞机就来了,来不及进防空洞,就把车疏散在河滩上,不料狗日的一个燃烧弹击中了我们的一辆车,连长他……他就冲上去把那辆着火的车开进江里去了……连个衣服片也没找着……”话没说完,周围的战士全哭了。

  王平为了车队的安全,牺牲了!陈国生不得不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,他是永远不会再见到王平了,他的挚友!

  正悲痛间,一个小战士捧着一个笔记本来到陈国生面前,小声说:“陈营长,陈营长。”

  陈国生抬起朦胧的泪眼,一看对方,认出是王平连的通讯员,便问:“什么事?”

  小战士把笔记本递给陈国生说:“这是连长临走时塞给我的,说一定要交给你。”

  陈国生忙接了过来,打开第一页,第一行上工工整整地写着“虹桥公墓(下)”,他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悲痛了,就跌跌撞撞地返回了他的草房,一头倒在床上,任凭眼泪痛痛快快地流。往日的一幕一幕奔涌而来,尤其是最后一次长谈的情景,他怎么也不会料到那竟是最后一次,老天不长眼啊!

  ……

  ——恩,关于《一个中国军人在越南的奇遇》和《虹桥公墓》等手抄本的故事,就转述到这里,有兴趣看“越南奇遇”的朋友,可以点开文中的链接全文观看。

  手抄本,陪我度过了一段难忘的青葱岁月!

  本文作者:陈清贫,联系QQ:14628839

清贫亲探:武汉东湖白光倒树之谜       (诡异莫名,至今没有揭开的秘密)

 

点评2007:我过目不忘的十大美女        点评2006:我过目不忘的十大美女

郑敏:在西藏拍《云水谣》的日子        重庆:雨中目击不明飞行物(组图)  

一代美人小乔:香殒之后埋哪里(组图)

探秘吉林大陨石:1976与三星陨落(图)

《我在朝鲜的三天》后续:“金英美”近况


文章评论
[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中华网的观点或立场]
发表评论
昵 称:
内 容:
表 情: